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

第二十四章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大家一听是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,除江玉帆一人外,无不暗吃一惊,尤其在说话的一瞬间,发现由后谷内继续涌出数百人,总计不下千人之多!

  根据传说,西域番僧大都习过邪法妖术,用手一指,人事不知。

  当然,这些都是传说,不必认真,但他们个个皮坚肉厚,臂力惊人,且不少人具有横练功夫,确是事实。想到方才的一场厮杀,如果“乾坤五邪”也要“金衣教主”群杀围殴;大家就别想进入“玉阙仙境”一步。

  打量间,“黑煞神”已忍不住惊异的说:“乖乖,这么多番和尚,把他娘的刀杀弯了也杀不完呀?”

  “铁罗汉”却一咧大嘴,一挺胸脯,豪气的说:“黑大哥别怕,到时候看俺拿‘法宝’对付他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“黑煞神”已不禁有气的问:“俺的傻弟弟,你的‘法宝’到底是啥?”

  “铁罗汉”一挥小手,胸有成竹的说:“你先别问,到时候你就知道啦!”

  “黑煞神”看了一眼“独臂虎”,不由无可奈何的笑一笑,摇了摇头。

  朱擎珠看在限里,却忍不住笑着说:“你们可别瞧不超大聪弟的‘法宝’,他要真施展出来,不亚小罗成的回马三枪,善使杀手锏的秦叔宝!”

  “黑煞神”和“独臂虎”听得神色一惊,同时“噢”了一声,不由惊异的看了一眼神色得意的“铁罗汉”。

  就在这时,对崖的陆贞娘巳催促说:“玉弟弟,他们已在整理阵势,我们可以去了!”

  江玉帆立郎望着陆贞娘和“捂空”等人一挥手势,当先向岭下驰去。

  “黑煞神”和“独臂虎”等人,一面起步疾驰,一面打量远处的雪谷。只见千多名番僧,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成一个半圆形,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和另外二十几名黄衣番僧,单独立在半圆形的中央前数丈处,每个肃容静立的番僧,俱都以炯炯目光向着山口这边望来,宛如数千颗闪闪发光的金刚钻,倒也好看。

  打量间,大家已到了岭下,陆贞娘韩筱莉已率顿着“悟空”等人飞驰过来。

  江玉帆一晃,立即关切的问:“表姊,你们那边可问出对方的一些来历?”

  陆贞娘一面刹庄身势,一面摇头道:“左崖上的份子很复杂,里面居然还有两名和尚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“风雷拐”已接口道:“今后再遇到类似情形,对方不说,我们最好也不要问!”

  江玉帆和佟玉清俱都有同感的点点头!

  恰在这时,山口内已传来杂乱的马蹄声和低嘶!

  佟玉清一听,知道张嫂和“四喜丫头”已把马队带过来了,是以,望着江玉帆,提议说:

  “我看马匹和驮骡就留置在附近好了!”

  江玉帆自然明白佟玉清的意思,知道她担心一旦群殴或情势骤变,马匹驮骡绝对无法兼顾。

  是以,微一颔首,望着秃子王永青,吩咐道:“王坛主,你留在此地照顾马匹,看手势听照呼再带过去。”

  秃子王永青一听,立即恭声应了个是。

  江玉帆又向着大家一挥手,沉声喝了声“走”,即和陆贞娘等人,展声轻功,迳向雪谷前飞身驰去。

  越过一座浪形的雪丘,距离雪谷已经不远了。

  江玉帆等人一面飞驰前进,一面察看肃静立在雪谷中央的千名番僧。

  只见当前站立的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,身躯高大,生像威猛,真是头如麦斗,眼似铜铃,狮鼻阔口,大耳如轮,身穿杏黄僧袍,外罩织金袈裟,血红玉环,紫红丝花,头戴一顶六佛唐僧冠,神情严肃,目闪寒芒,一瞬不瞬的也正向着这面打量。

  立在“金衣教主”身后的二十几名番僧,俱都生得浓眉大眼,虎头燕额,一式杏黄僧衣,肩披杏黄缕金袈裟,个个手提兵器,俱都一脸的煞气。

  环立谷边的千多名番僧,个个身躯魁梧,表情冷漠,每个人的目光,一致冷冷的望着江玉帆等人,场中虽然立着一千多名番僧,但却静得投有一丝声音。最令江玉帆等人不解的是,上自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,下至每个番僧,人人着黄僧衣,披黄袈裟,唯独立在“金衣教主”身后掌着那柄丈二织金招魂幡的番僧,独披红袈裟,内穿灰僧衣。

  打量间,大家已飞身驰进雪谷中,并在距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四五丈处刹住身势,依序站立。

  也就在江玉帆等人刹住身势的同时,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,已微合着双目,傲然洪声问:

  “来人敢莫是中原‘游侠同盟’之江盟主乎?”

  “黑煞神”一听,不由自语似的低声道:“奶奶的,这番和尚是读‘死’书的!”

  说话间,江玉帆已微蹙剑眉,沉声道:“不错,正是在下。”

  “金衣教主”听罢,依然傲不为礼,继续沉声问:“尔等西来,今欲何往?”

  江玉帆冷冷一笑道:“汝辈阻路,意欲何为?”

  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听得神色一变,倏然睁大了一双凶睛,以熠熠如星的目光,注定江玉帆的俊面,发威似的沉声道:“西方乐土,乃吾佛疆域,余身为佛门弟子,有责维护圣地,尔等乃中原邪魔,焉能放尔等过去?”

  “独臂虎”一听,顿时大怒,早忘厉害,猛的用鞭一指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,脱口怒骂道:“放你娘的屁,你才是邪魔妖怪呢!”

  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,根木没听懂“独臂虎”的话中意思,原因是“独臂虎”骂得快,乡音重,对一个不常说汉话的西藏人,自然不容易听清楚,但他察言观色,断定“独臂虎”

  的话不是谦和言语,是以,浓眉一蹙,沉声道:“汝是何人?”

  “独臂虎”毫不迟疑的怒声道:“老子独臂虎!”

  “金衣教主”一听,顿时大怒,立即怒声问:“阿泊拉罕何在?”

  话声甫落,立在他身后的二十几名番僧中,立即有人洪声回答道:“弟子在!”

  回答声中,闪身纵出一个高大番僧来。

  江玉帆等人一看,只见高大番僧,浓眉环眼,面色紫红,双手握着一对金银日月阴阳轮,月凸轮外,日嵌轮内,一望而知是一种专锁对方兵刃的武器。

  “金衣教主”拉帕奇,看也不看番僧阿泊拉罕,立即望着“独臂虎”,怒声道:“将那厮与吾拿下!”

  番僧阿泊拉罕暴喏了一声,飞身向场中纵来。

  “独臂虎”一见,立即望着江玉帆,急声要求道:“盟主,这番和尚太欺负人了……”

  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金斗万艳杯 第二十四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