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

第38节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“我希望您能同意董事会改选,由我来接替韩奕维成为新的董事长。”季歆愉说。

  蒋伯诚并不惊讶她的要求,淡定地说:“做为大哥,作为启耀的股东,我都需要一个应该帮你的理由。”

  季歆愉从包里拿出文件夹,递给他。他接过打开,仔细地看过文件的每一页。十五分钟,他合上文件,点点头,说:“好,我帮你。”

  “谢谢您,蒋大哥。”季歆愉不免有些激动。

  “不用谢我。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支持你,肯定改变不了结果。”蒋伯诚直白的提醒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季歆愉坦然地笑笑,“但这一次,我不会让自己输。”

  “那我以茶代酒,祝贺你早日达成夙愿。”蒋伯诚举起茶杯。

  季歆愉与他碰了杯,却没有多少成功后的喜悦。蒋伯诚说的对,对于她来说,后边才是硬仗。相较于其他的股东,蒋伯诚就算是今天不帮她,也绝对不会拆她的台。

  蒋伯诚喝完杯中最后一口茶,满意的回甘一番,撂下茶杯。

  “我就不和你多聊了。今晚约了那小子吃饭,一定多吃他点,给他放放血,给你出气。”蒋伯诚的语气格外的唬人,好像要做什么大事。

  季歆愉噗嗤笑了,附和说:“那就谢谢蒋总了。”

  她起身,蒋伯诚跟着起身,刚要和她道别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旋即眼角的皱纹都开了花。他旁若无人地接起电话:“怎么?我才走一天就想我了?”

  对面的蒋夫人,无奈地说:“你个老不正经的,别让人家沈助理听了去,该笑话我们了。”

  “他敢。谈恋爱又不是他们年轻人的专利。”蒋伯诚扫了一眼沈洛,煞有其事的凶他一眼。沈洛差点憋不住笑,直接笑场。他跟在蒋伯诚身边多年,深知他的品行。他只是节约,对公司要求严格。对人,绝对可以说是善人。他记得蒋伯诚说过,他这辈子要多做点好事,好让老天奖励他下辈子和妻子的相遇。

  “好好好。我说不过你。”蒋夫人的语气无奈,却透着幸福,“我打电话来就是告诉你,有应酬也早点回酒店休息,你神经衰弱,要是今晚睡不好,明天又要难受一天了。还有,枕头我给你放在行李箱最下层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蒋伯诚的语气认真,一如每次她关切他的身体时,他都会格外的认真。他们没有孩子,他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先走,让她孤苦无依地活在这个世上。所以,他格外的保重自己,努力地想要陪她走过生命的每一天。

  季歆愉冲着他点点头,由沈洛送出门前,眼前最后一个画面是蒋伯诚拿着手机,幸福地笑着,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小伙子第一次陷入热恋。

  爱情,本就该如此。

  季歆愉上了自己的车,拿出包里的手机,才发现有十几通未接来电。她去蒋伯诚时,特意把电话调去了静音模式。所以对方打电话来时,她自然没有感知。她按着手机上未接电话的号码打了回去。

  她按下免提,静静地听着手机里拉长的等待声。

  电话一接通,她一眯眸,葱白的指旋即按下录音键。

  还不待她说话,对面已经传来一个男人迫不及待的声音:“我要见见你。”

  季歆愉一皱眉,问:“怎么这个时候忽然要见我?”

  “对方威胁我。如果我再闹下去,他不保证会动我的孩子。”男人的声音有些的慌乱,显然是信了对方的威胁。

  季歆愉目光冷峻的看着前方,红唇轻动,说:“如果我是你,会把对方的威胁一并告诉记者。”

  “他们要是真动我的孩子怎么办?”男人有些恼怒,“你说得轻巧,不是你的孩子,你当然不担心。”

  “你要是害怕可以报警。但我要提醒你一点,你现在如果怕了,他们会拿你的孩子威胁你,一分钱都不会给你。”季歆愉的声音冰凉。

  “你说得也是。行了行了,干脆这几天不让他去幼稚园了,放在身边看着好了。”男人不耐烦地说,随即挂断电话。

  季歆愉看了眼挂断的手机,随手将手机扔到副驾驶上,踩下油门,驱车快速离开。她看着前路的视线格外的清冷,她能不再迷失,要感谢很多人……

  人是这世界上适应能力最强的动物,根本不用害怕会像珍稀动物一样灭绝。就如她,她在这条泥泞的道路上一路跋涉,艰辛前行。只有她真的不怕脚下的泥脏了,才能走得毫无顾忌……

  韩奕维比约定的时间,提前了半个小时,到了和蒋伯诚约定的五星酒店中餐厅。进门后,他叫来服务员,亲自一番交代蒋伯诚的喜好和忌口。

  “记得,所有菜里都不能味精。”韩奕维点菜前说了一次,交代完其他细节后,又不忘交代一下这件事情。如果菜里有味精的味道,蒋伯诚是一口不吃的。

  服务员接过菜单,客气地说:“韩总请放心,我会交代厨师的。”

  “好。出去吧。”韩奕维的话音刚落下,还不待服务员转身离开,门口就传来了一道嘲讽而尖锐的女人声音,“这个蒋伯诚的口味还真怪。”

  韩奕维一皱眉,杨涵已经走进他的视野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韩奕维明显不悦地问。

  杨涵摆摆手,示意服务员出去,自己则走到韩奕维的身边坐下。

  “我知道你今晚来见蒋伯诚,涉及到他的站队抉择,所以我来给你助助阵。”杨涵柔声说,一副我很识大体,是你的贤内助模样。怎奈,韩奕维的脸色却异常的黑。

  “不用了,你先回去。”韩奕维有些恼怒地说。

  也不怪韩奕维怒,蒋伯诚当初为什么帮他和季歆愉,他一清二楚。如果他公然领着杨涵出现在这种场合,蒋伯诚会怎么看他?只可惜,杨涵根本领会不到这些。因为在她的眼里,没有人会不在乎利益,蒋伯诚自然也不例外。有她富城集团为韩奕维站队,谁会不买账?

  韩奕维的担心很快就实现了,还不待他把杨涵劝退,蒋伯诚已经领着沈洛走了进来。

  蒋伯诚始终是那副宽厚、爽朗的样子,对于在场的杨涵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和惊讶。

  “蒋总,好久不见。”韩奕维主动上前,伸出手。

  蒋伯诚与他握了一下手,转首看向杨涵。

  “这位小姐是?”

  杨涵也不等韩奕维介绍她,优雅一笑,冲着蒋伯诚伸出手。

  “蒋总您好,我是杨云富的女儿,现在就职于启耀房地产部。”

  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