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

109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连玉去监狱里看秦华。

  初秋的夜,很冷。

  特别是天牢深处,阴风一阵阵地吹。

  湿气太重,这风仿佛是从地底钻出来似的,冷到人的骨子里。

  秦华穿着一件白色的囚服,单独被关在天牢最深处,楚琰还是怕有人劫狱,死灰复燃。

  那铁镣极粗。

  他垂着头,头发凌乱,身上倒不见什么伤痕,只是沉静地坐在角落里,连老鼠从他身边窜过都毫无知觉。

  这一处是天牢最湿冷处,饶是连玉这样的好骨子,也背脊冰冷。

  敏感地注视到有人注视,秦华抬起头来,见是连玉,冷笑,“哼,你来看我笑话?”

  连玉眸光有恨,强烈,却不失控,“如果是三年前你下马入狱,我不止会来看你笑话,还会送你一程,亲自报仇雪恨!现在……哼,你别自作多情了,要不是有事找你,本姑娘见你一面都嫌多余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秦华哈哈大笑,这一处是单独牢房,只关着他一人,这样的笑声空荡荡地飘着回音,听得人脊骨生凉,连玉不为所动。

  秦华就算落马了,也是秦华,气势和资历摆在那里,不是任何人都能大呼小叫的,连玉只是平静地看着。

  如看着陌生人在发疯。

  “不愧是我秦华的女儿,一个女儿赌上一切拉我下马,一个女儿看准机会威逼利诱,哈哈,好,好,好!”连连说了三个好,无不讽刺。

  连玉面无表情,“秦华,你的人脉转给我怎么样?”

  秦华脸色一沉,“楚琰楚荆大肆捕杀丞相党羽,死的死,被抓的抓,你还想有什么人脉。”

  连玉唇角勾起一抹铁血之笑,“何必硬撑呢,你当我在秦府这几年是混饭吃的么?明的死光了,暗里的呢?”

  秦华看着连玉,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样,倏地大笑,像是一种把心都掏出来的笑,有点悲哀,又有点欣慰,“我小看了你,连玉,这些事初雪都不知道,你竟然查得到,哼,那又怎么样,你怎么笃定我会给你?”

  秦华的势力在朝中盘根错节,甚是复杂,明面的势力,暗里的势力,一直相容又平行,楚琰能斩杀他台面上的势力,却对他地下的势力无法入手。

  秦华下马之后,连玉查了几天,四王府密探倾巢而出,就是想找出秦华在朝中还隐藏着哪些人。

  “你安排的人,现在都用不到,你下马,死亡是注定了,你还想咸鱼翻生么?不可能,既然如此,何必把秘密带到地狱去?”连玉说得很无情,一贯清冷的音色流淌着嘲讽的孤傲,“现在那些人明哲保身,绝对不会来救你。你为南楚统一鞠躬尽瘁,居功至伟,却落得如此下场,你不会怨恨吗?”

  秦华细长的眼睛眯起,这些谈判手段,威逼利诱,心理战,都是他惯用的伎俩,在对六国的贵胄,对他的敌手,每次都让人从心底打颤,如今他的女儿却以这样姿态站在他面前。

 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!

  他一直忙于朝中大小事务,近些年,楚琰楚荆削弱他的力量,为了巩固势力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一直没注意到,他两个女儿已经长大到独挡一面的强悍。

  毕竟她们一个十六,一个十四,年龄尚轻,他一直忽视了。

  特别是连玉,比初雪少一分谋划,却多一分锐利,她本是南楚第一神童,绝顶聪明,又是青海音杀世家的传人,一身武功。静静地站在那里,倨傲冰冷,霸气凌厉。

  “连玉,你和白莲一点都不像!”秦华倏地笑了,白莲善良温婉,而连玉霸气狠厉,心机深沉,这性子随了他十成十。

  他一直对她的感觉很复杂,现在仔细看, 这个孩子是所有子女中,性格最像他的一个!

  “你想说废话等我走了对着墙壁说,我只想问,你手里的势力,给,还是不给?”连玉声音顿冷。

  “你在问谁要我手上的势力,楚琰,还是西琉玥?”

  “有差别吗?”

  秦华沉默了一下,连玉冷笑,“你不会和我说什么忠心这种可笑的理由吧?不久之后你就死了,这天下是南楚的还是西秦的,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
  “这么说是西琉玥!”秦华微笑,精明眸子掠过深思。

  秦初雪为了楚琰奋不顾身,秦连玉为了西琉玥赌上一切,将来有一日,他的两个女儿命运肯定背道而驰。

  “你真是无情!”这几年初雪是真心疼惜她的。

  “这句话由你说出,真是可笑!”连玉眉梢一挑,“我不需要任何人教我怎么做?你省省心吧,这势力你给我最好,不给也没关系,我有的是办法,只是费时间而已。”

  “秦华,南楚气数将尽,你不会看不出来,六国烽烟四起,南楚帝还在大兴土木,酒池肉林。我不是什么好人,也没有什么为了救百姓于水深火热的雄心壮志,这么做只是相帮西琉玥而已。而你,我看你也不甘心就这么死了,你也不见得对南楚有多忠心,恐怕你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杀了南楚帝,砍了他那几个皇子,那借我的手怎么样?”

  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连玉,你别看南楚现在四面楚歌,但是六国的正规军都被赶尽杀绝,不然就是编排入南楚军队,已经十年了,一切都变了。现在在战场上的都是一切散兵,没有经过训练,没有实战经验,只是凭着一腔热血,能做什么?南楚是泱泱大国,当初建国的时候把邻国的几道天然防线联合在一起,形成最坚固的城防,短时间内想要推翻南楚简直是痴人说梦!”秦华沉声道,直直地看着连玉,他不指望连玉会听进去他的话,却没想到连玉没有反驳一句。

  她沉着脸,静静地听着,秦华颇为意外,他还以为他说什么,连玉都会嗤之以鼻呢/

  “那要怎么做?”出乎意料的,连玉问他,口气很诚恳,虽然没有求人的弱气,但也没那种目空一切的倨傲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你真让我吃惊,你竟然问我?”秦华笑了,“刚刚不是还打心理战吗?不是很有把握的样子吗?”

  连玉道,“虽然我恨你,也不屑于听你什么建议,但我不得不承认,你若真心想帮我,给我的建议会比我们自己摸索几年来得好。你能在南楚呼风唤雨撒,又能在沙场撒豆成兵,我难道要为了什么私人的恩怨去拒绝你的指点吗?”

  “看来秦世子对你真的很重要,竟然让你不惜对我低头!”

  连玉脸色一沉,不喜欢心事被人看穿!

  倾心打造、全文无错;分享本站网址出去一次可以求一本自己想看的书!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